点击关闭

当天小组-她说:自己不像了解其他学生那样了解克里斯滕森

老人跟团游中猝死

2016年5月,克里斯滕森決定攻讀碩士學位,而不是博士學位,但他仍然需要滿足一些課程要求——這些要求不一定是物理學的。2017年春天,克里斯滕森選修了昆蟲、恐龍和異常行為社會學課程,並於2017年5月獲得碩士學位。

2017年春天,他的導師說他沒有參加每周的助教會議,因為他說他妻子的車有問題。布倫特·克里斯滕森所在的研究小組負責人納迪亞·梅森表示,他在伊利諾伊大學時斷時續的狀態,在2016年春天達到高潮。納迪亞·梅森說,2014年克里斯滕森加入該小組時,「似乎非常熱情」,但到了2016年春天,「很明顯,沒有取得成功。」

梅森說,克里斯滕森第一次遇到麻煩是在2014年秋季,當時他剛加入了梅森的團隊,但在兩人一對一的會面后,他重新找回狀態。「他向我保證,他想去那裡,」梅森說,但他說自己一直很沮喪,儘管他認為情況正在好轉。

辯方放棄心理健康辯護要求精神病學家作證被駁回當天庭審中,檢察官和辯護律師爭論一個證人是否能夠作證,他是一名伊利諾伊大學的精神病學家,從2016年1月到2017年2月,他見過克里斯滕森9次。

辯方稱,此前已經放棄了他們的心理健康辯護,但表示精神科醫生只會就她面前的記錄作證。她顯然診斷嫌犯患有持續性抑鬱症。辯方打算詢問,如果一個人被診斷出(患抑鬱症)是否可以預料到會一直有持續癥狀。不過沙迪德法官說,這是不允許的。檢方則表示,辯方在放棄心理健康辯護后,讓(精神病學家)出庭作證是「荒謬的」。證人原定於當天下午3點出庭。但是沙迪法官表示,要花幾分鐘的時間來決定。

在交叉詢問時,她說自己不像了解其他學生那樣了解克里斯滕森,她告訴檢察官,「克里斯滕森就像戴着面具一樣」。

求學狀態時斷時續參与守夜活動行為「奇怪」當日庭審中,嫌犯克里斯滕森研究所的同事們出庭作證說,克里斯滕森缺席每周一次的助教會議,不再出現在他的辦公時間,也沒有使用(周四上午在皮奧利亞聯邦法院的宣判聽證會上展示的)設備。

放棄攻讀博士選修異常行為社會學等課程伊萊恩·舒爾特是當時大型物理入門課程的管理人員,她作證說,在2017年春天,自己與克里斯滕森有過接觸。

另一名研究生麗塔·加里多·梅納喬說,2015年至2016年期間,他們有「遊戲之夜」活動,其中一次克里斯滕森喝得太多,不得不等着被送回家。加里多·梅納喬說,在其中一個遊戲之夜,他還試圖親吻那裡的一名女性。

文/記者 張雅《章瑩穎案嫌犯被老師稱為「面具人」》

研究生物理項目助理主任蘭斯·庫珀則當庭讀了此前克里斯滕森的申請,克里斯滕森說他「必須繼續我的探索」。庫珀公布了克里斯滕森的成績,從入學時的「A-」「A」,到2016年秋季、2017年春季出現「F」「D+」「C+」等。

克里斯滕森的辯護團隊還表示,他們希望在(下)周一或周二結束克里斯滕森前妻、母親和妹妹的出庭作證。

她還看到(章瑩穎失聯后),克里斯滕森出現在為章瑩穎守夜的活動中。她說,「這看起來很奇怪,因為他不太合群」,而且她有一段時間沒見過他了。

她說曾經發生過一件事,當時克里斯滕森的一個學生的試卷丟了,教師不得不安排重考。舒爾特給克里斯滕森發了電子郵件,但他從未回復。他也從未回復過一封關於(詢問)他缺席助教會議的郵件。舒爾特說,不回應多封電子郵件是「極不尋常的」。

責編:趙寬

最終,這名精神病學家未被允許出庭作證,當天的庭審隨後結束。「我不喜歡做這樣的決定」,沙迪德法官說。但他說,這是他唯一能做的決定。他一再指出,克里斯滕森的律師撤回了他們原計劃的心理健康辯護,而這位精神病學家是一位心理健康專家。

章瑩穎案嫌犯求學"時斷時續"被老師稱為"面具人"

此外,庭審中,檢辯雙方就伊利諾伊大學一名精神病學家能否出庭作證一事展開爭論。辯方稱,精神病學家見過嫌犯9次,且診斷出他患有持續性抑鬱症。檢方認為,辯方放棄心理健康辯護后,讓(精神病學家)出庭作證是「荒謬的」。最終,法官駁回辯方提出的精神病學家作證請求。

克里斯滕森在守夜活動現場章瑩穎案於美國當地時間7月11日進入量刑階段審理第4日。昨日(11日),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當天仍是辯方證人出庭作證。嫌犯克里斯滕森所在的研究小組負責人及多名老師稱,其求學狀態「時斷時續」,經常缺席助教會議,不回複電子郵件。有老師形容他「就像戴着面具一樣」。

今日关键词:人兽杂交胚胎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