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现在的马竞是不是比以前更有攻击型-台风新闻
点击关闭

希望机会-你觉得:现在的马竞是不是比以前更有攻击型

国内首款人造肉饼

你覺得,作為一個30歲以上的老將,錢更重要的,還是更長的合同更重要?

你參加了里斯本和米蘭的兩場決賽,哪一次更讓你刻骨銘心?

你覺得蒂亞戈什麼時候會執教?我覺得5年半(笑)?到時候你已經40歲了:是的,但是如果我選擇退役了,我就會去找他,這沒問題。

就是字面意思,我可以為了他不插上進攻,就是跑來跑去,防守,我知道這樣會被媒體抨擊:「菲利佩消極怠工,菲利佩不插上助攻「,但是這是Cholo的要求,他讓我死都可以,我為他可以犧牲一切。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但是事實上,在更衣室內無論有什麼事情,如果有人造次,大家都會擁護Cholo,都站在他這邊,加比是這方面的榜樣。

己得,我們當時在聯賽裏面成績非常,非常,非常差,但是實際上當時的馬競並不弱。

是的,我當時在1月份腳受傷了,我到5月份才回歸球場,但是小希爾先生告訴我,我們不管如何都會簽下你,這對於我來說……之後,我在馬競還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需要為馬競而戰,因為馬競為我付出了很多」。

現在,想念San Rafeal嗎(馬競的夏季集訓基地)

為什麼沒有選擇留在馬競?我和小希爾聊過,「我們沒有確定下來,需要等到接下來的談判,在和我們徵求意見之前請不要簽約」,這是他告訴我的。等到我回來的時候,馬競已經簽下了洛迪,這個時候就不需要我了,這個時候我也覺得可以安靜地離開了。

其實我也沒啥,我收到了合同,馬競沒有接受,我也沒走,就這樣完事兒了。但是今天,我能夠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離開馬競,這是我一直希望做到的事情。

這裏的草皮吧,因為這裏的球場感覺球速都很慢,而且這裏的球員也經常摔倒,裁判經常吹停比賽,節奏更慢,但是這就是巴西的足球,對於球員,尤其是那些喜歡耍花活的球員保護都很周到。

真的?是的,不過上個月贏得美洲杯之後我幾乎哭了,但是我忍住了。

然後呢?我和小希爾先生說:「我保證不搞事情,是你們把我帶回來的」,我說到做到了,就這樣。但是情況已經不一樣了,因為大家發現我想走,這個時候就有很多的情緒在裏面了。

真的?是的,但是我的情況是,我是真的不會防守,一點兒都不會,我當時踢得可是邊前衛甚至是前鋒,洛蒂納先生把我改造成了邊後衛。

8月8日訊 弗拉門戈的後衛菲利佩接受了《阿斯報》的專訪

最難的是什麼?我舉個例子,比如說華金,當年我面對他的時候,他不停地變向,不停地內切,由內向外,由外向內帶,把我搞得七葷八素的,我根本不懂怎麼防守啊,但是這不也是慢慢一場一場過來了么?

你覺得自己還能踢多久?身體和傷病讓我不能繼續踢為止吧,我覺得可以到40歲(笑),我希望當我退役的時候,我是告訴自己「不行了,我已經儘力了」。

你覺得現在的科斯塔是不是2014年的那個科斯塔?

我希望能夠從正面光明正大地離開馬競,這是我的想法。但是就像是格列茲曼那樣,作為隊內的核心球員,如果你的離隊方式讓大家都不爽,那麼大家就會罵你。

2014年你也曾經離開馬競,但是之後就開始想着回到馬競:

馬競今年簽下了很多的皇馬青訓,你當年也是,對吧?

那麼問題來了,蓋坦,卡拉斯科,為什麼沒有在馬競取得成功?

也不是,我是在1月份的時候,第一次體驗到,自己的職業生涯快要到頭了,當時我受傷了,然後我休了一個月,等到一個月後我回來,結果又傷了。我沒說話,但是我就想:「可能身體是不太行了」,但是我不想就此退役,我希望能夠康復,我也做到了,並且踢了美洲杯。

我在當時2015年的3月就在想「我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在穆里尼奧手下我的機會太少了",但是我沒有主動給馬競打電話,賽季結束的時候和尤文圖斯聊過,巴黎還有馬競這個時候也加入其中,都是通過門德斯先生。

你一直說你很感激馬競在你有傷的時候簽下了你:

不不不(笑),那可太苦了,很多的訓練,很長的時間,但是當你集訓結束,你會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比如說你看薩維奇,上個賽季他一度無法連續三場比賽出場,這個時候他就會說:「我需要這樣的季前備戰「,你現在也看到了,經過強化之後,還有科斯塔……

(笑)洛蒂納先生對我很有耐心,太有耐心了,當時每次訓練完了,他都要叫住我,帶我多加練20分鐘防守,手把手教我,現在Cholo也是這麼教洛迪的。

是的,因為我們的實力有了提升,馬競簽下了更好的球員,這個時候需要調整風格,更加有攻擊性,踢得更好看一些。

(編輯:姚凡)

我很開心看到一些有着皇馬背景的球員來到馬競,我覺得這說明馬競正在接近皇馬的水平,這個時候大家都願意加盟馬競,而不是皇馬。

這就是我說的,比如說卡拉斯科,你可以進10個球,踢得非常好,但是你也要明白,在比賽中如果Cholo讓你替補你就得替補,但是他不能理解。蓋坦嘛,蓋坦倒是很好,很老實本分。

具體是說?他對於對手的鑽研和研究是其他人無法比擬的,在球場上我從來沒有見過準備這麼充分的教練。

(笑)很開心,因為他也是希望保持競爭力,希望繼續踢球,我知道可以選擇更加輕鬆的方式,但是馬競的球員就是這樣,閑不下來,大家都喜歡迎難而上,都喜歡挑戰自己。

過去的一個7月份,對於你來說是什麼樣的?

如果留下了來你願意接受其他的角色嗎?

教練組成員吧,我知道我還有機會捧起歐冠冠軍,我希望未來能夠成為主帥,或者蒂亞戈的副手。

是誰先主動提出,說要回到馬競的?是你自己還是馬競?

他對於你的要求是什麼?這要看比賽,有的時候他要求我從外線去進攻,而有的時候就是要向內線去深入,在對手的防線之間尋找機會,或者根本就不進攻,因為需要防守,甚至需要到右路去協防。但是80%的情況下,防守為先,尤其是為了在進攻的時候讓對手出其不意。這是Cholo對於邊後衛的要求,對於我來說,馬競簽一個好的邊後衛,比簽一個好的前鋒跟重要。

這個事情我思考了很久,在所有的選擇之中,回歸弗拉門戈是最讓我期待的,我選擇為弗拉門戈效力是有所追求的,是希望成為這傢俱樂部歷史的一部分的,而不是僅僅是作為一個過客。我回到巴西是因為弗拉門戈是我從小的夢想,也是我對我的爺爺的承諾。但是這個事情一開始很艱難,但是當最終一切敲定的時候,我感覺到了無限的喜悅。

你是當年西蒙尼剛剛上任時馬競首發裏面最後一個離開的,還記得當年的樣子嗎?

胡安弗蘭,你的老朋友去聖保羅了,你覺得怎麼樣?

西蒙尼說,他的老近衛軍們,比如說加比,你,戈丁,都是為他出生入死,能否解釋下,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很多人批評西蒙尼的風格,說他保守,你怎麼看?

這是後來看出來的嗎?是的,其實當時曼薩諾先生執教很好,但是球隊真的不贏球,當不贏球的時候,球員的心思就散了,就聽不進去別人說什麼。我記得當時和馬拉加賽前,大家在酒店裡面聊的話題是,怎麼不丟球,怎麼苟一個0-0,信心是慢慢回來的。

和巴黎是怎麼回事?去年超級盃之前,巴黎找到我,跟我說有興趣邀請我去踢球,給我3年的合同,而且錢也很多,我當時一直在等待,我和馬競的合同就剩下1年了,巴黎給我開了3年,這是難以拒絕的,我當時本來可能就像加比一樣離開了,但是俱樂部告訴我不行,因為他們沒時間簽另一個後衛了。

馬競有正式邀請你留下來嗎?沒有,紙面合同沒有,只有在對話裏面提到過可能性。

我很遺憾,但是我更遺憾的是當馬競踢得不好或者輸球的時候,當我們和阿拉維斯交手的的時候,對手給我們澆了一盆冷水,0-0戰平,「我們連中場都過不了「,這是我最難過的。但是當我們踢得不好,但是贏球的時候,我覺得就很好,不管別人說什麼,因為我們贏了。

如果未來回到馬競,你希望是什麼身份?

當你30歲之後,最明顯的就是看到很多俱樂部對你的態度,「這個球員很棒,但是我覺得不是一個優質的投資」,這就是很多人的想法,有的時候他們希望你不要打滿合同,最好早點兒走,這個是有點兒讓人難受的,這個時候我個人的首選就是能夠多簽幾年合同,而不是掙錢。

巴西和西班牙,最大的區別在哪裡?

簽約弗拉門戈之後,現在回到巴西的感覺如何?

我覺得他一直在變,很多的方面都在提高自己,同時把一些其他的東西捨棄掉,在足球的技戰術上日益精進,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教練,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教練?

最艱難的一個7月,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當你到了一定的年齡,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一些俱樂部開始主動找到你,這個時候很艱難,你要作出選擇,一切都是未知的。

不,因為去年他選擇留下來的時候,我覺得他在接下來的賽季就不是很開心。如果這樣的話,我覺得一切都是很難以為繼的,因為他是格列茲曼,他的實力和貢獻,大家都會覺得格列茲曼的離隊是令人感到冒犯的。但是我覺得無論如何,馬競還是做了一筆好交易。

怎麼看你的接班人洛迪?我覺得很完美,儘管他的防守還不是很成熟,進攻我覺得已經基本上沒問題了。防守可以慢慢練,馬競的戰術和思路對於邊後衛來說很如魚得水,大家都是全攻全守,這讓防守更加輕鬆。

對於大多數人,是里斯本,但是對於我來說是米蘭。我們當時踢得比皇馬更好,但是因為點球輸了,當時我們都以為歷史要被改寫了……我當時感覺,可能以後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這很艱難,但是第二天,我告訴自己,我不會再為足球而流眼淚。

很多人覺得你在2014年離開,包括去年的那次離隊未遂,都認為你是」叛徒「,你怎麼看?

很難,非常難。這個事情是不是大家都是沒有準備就到來了?

是的,當時我是帶着很多的期待,我想去英超,去倫敦,但是當我真正加盟的時候,卻發現很多的東西都是和之前預想的不一樣,而馬競實際上也比我當時想象的要強大很多。當時因為最初我也是想在英超試試,所以我說「在英超的一年很開心」,但是實際上內心確實很苦澀的。

我覺得比當時更強了,更有經驗,儘管年紀大了,但是更加有鬥志,當他內心充滿了怒火,科斯塔是不可阻擋的。

作為格列茲曼的朋友,你對於他選擇加盟巴薩感到意外嗎?

作為職業運動員,怎麼度過職業生涯的末端?

關於西蒙尼,你覺得西蒙尼是什麼樣的教練?

你覺得現在的馬競是不是比以前更有攻擊型?

我知道自己34歲了,不可能一個賽季踢60場,需要輪換,但是我覺得不一定是在馬競,也可以是在弗拉門戈。

這個時候馬競問我,要不要回來,那個時候我就不再聽取其他的報價。當時我想:「我馬上要30歲了,我和馬競簽4年,之後續約,在馬競退役,我在最後歸屬感的俱樂部永遠是最開心的。」

你和他聊過嗎?發過信息,他說他希望我留下來,我告訴他需要有耐心,因為在馬競效力很難,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球員,一個可以成功的球員。有任何的問題,我叫他都可以找我,我能夠幫他一定幫。

當年你加盟拉科的時候,洛蒂納(西班牙名帥,時任拉科主帥)說:「這小夥子進攻真好,但是總是要提醒他去防守」,後來怎麼做到的?

今日关键词:98岁老人被判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