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臣及辅仁集团等通过宋河酒业融资约16亿元-五华新闻
点击关闭

显示公司-朱文臣及辅仁集团等通过宋河酒业融资约16亿元

众泰汽车报案

百億財富神話,到如今陷入債務危機,今年一筆關於6000萬元的分紅,讓輔仁葯業徹底露出「底褲」。

根據近幾年財報發現,輔仁葯業財務數據呈現出「存貸雙高」的特徵。2017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報告期內,貨幣資金期末餘額分別為12.89億元、16.56億元和18.16億元;公司貨幣資金餘額較高的同時,其有息負債也不低。其中,對應的短期借款分別20.30億元、24.89億元和25.29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5.30億元、4.73億元和5.73億元;長期借款分別為4.53億元、4.45億元和4.93億元。

核心資產宋河酒業陷困境據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報道,宋河酒業比輔仁葯業還要更早「爆雷」。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宋河酒業的員工透露稱,宋河酒業近年來效益一直不好,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拖欠工資和欠繳養老保險的情況。記者還注意到,在新浪微博上,不少自稱宋河酒業的員工表示,酒廠存在欠薪情況。

首富朱文臣成老賴可以確定的是,曾經的河南首富、輔仁葯業董事長朱文臣,由於涉及民間借貸糾紛,如今正面臨著債務纏身等諸多困境,甚至已經成為「老賴」。

更多精彩內容,可訪問和訊網或關注和訊A檔案欄目微信公眾號(istocknews)

之後朱文臣通過「買買買」兼并多家河南本土葯企,先後通過2006年借殼ST民豐成功登陸A股市場,打造了上市平台輔仁葯業。2017年通過以每股16.5元的價格定向發行44956.46萬股股份(相當於74.18億元),外加3.91億元的方式,由「左手」上市平台輔仁葯業,斥資78.09億元吸收合併「右手」開藥集團,實現了將自己旗下宏大的河南葯企版圖統統納入上市板塊輔仁葯業的夙願,這一事件也成為了2017年A股市場最大的葯企併購案。

據公告,截至8月底,ST輔仁向控股股東及關聯方提供借款餘額仍有16.36億元,違規提供連帶責任擔保1.4億元,尚有擔保餘額6202萬元,另外數據顯示其他應收款較2018年度暴增10428.7%。

輔仁葯業當時發佈公告稱,因資金安排原因,公司未按有關規定完成現金分紅款項划轉,無法按照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原權益分派股權登記日、除權(息)日及現金紅利發放日相應取消。8月30日晚間公布的半年報和「其他風險警示」公告揭開了謎底。半年報顯示,2019年1月,ST輔仁同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及其關聯方之間發生多筆拆借,共計拆入資金4.83億元,拆出資金23.03億元。

輔仁集團主業是中西藥產品,收購宋河酒業之後,坊間盛讚朱文臣既賣葯又賣酒,是企業實施多元化開端。2006年,宋河酒業以6.8億元的銷售額達到成立以來的巔峰,2009年更是前三季度就已提前完成了全年20億元的銷售目標。

天眼查數據顯示,9月25日,知名葯企輔仁葯業集團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被許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28886800.0。而就在一天前的9月24日,其同樣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29347216.0。

投稿、線索、爆料郵箱:gongsi@staff.hexun.com

20年搭起河南葯業帝國在鹿邑當地,朱文臣的名字可謂是家喻戶曉。朱文臣的商業征程始於1993年。這一年,他創建了河南三維葯業有限公司;兩年後,朱文臣開始籌建河南輔仁葯業集團有限公司(即輔仁集團);1997年,輔仁集團正式註冊成立。

如今,各富豪榜年度放榜日期再次臨近,作為前首富的朱文臣會排名幾何成了疑問。多年來的河南富豪榜榜單前五中,似乎只有朱文臣和他的輔仁系流年不利。朱文臣曾為河南首富,但現在已變成了「首負」,旗下兩個企業都陷入困境,如今隨着「分紅」事件及立案調查的啟動,相信不久就會給出答案。

時間撥回到今年7月,2019年7月20日,輔仁葯業突然爽約分紅。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中,輔仁葯業還披露有18.16億貨幣資金,如今6000萬分紅竟然拿不出。被上交所接連問詢后,才曝出賬面現金總額僅剩1.27億元,其中有1.23億受限,實際能調配的只有300多萬元。根據後來披露的半年報數據顯示,公司貨幣資金只剩下1.34億。

大舉併購副作用顯現眾所周知,做創新葯是一個投資高、周期長的項目,5年以上的研發時間往往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這需要葯企具備極強的資本實力以抵禦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2017年公司重啟重組開藥集團交易價達78.09億,被稱為醫藥併購界的「蛇吞象」。隨後輔仁葯業欲募集配套資金26億,但最終以失敗告終,流動性吃緊的跡象開始顯現。

如何看待存貸雙高?存貸雙高一般指賬面顯示的貨幣資金與有息負債同時處於較高水平。一方面容易使投資者產生對於利息費用與收入的質疑,另一方面這類企業很可能在貨幣資金/短期有息負債這一指標上表現較好,如果背後的貨幣資金存疑,將可能使投資者對企業的短期償債能力產生誤判。因此對於存貸雙高現象我們應給予重視,仔細甄別。輔仁葯業這一指標的異常也應當足夠引起投資者的重視。

這一分紅式「爆雷」事件引得市場大嘩,也引出了市場和監管機構對輔仁葯業業績和年報真實性的質疑。這筆貨幣資金18億元巨資是否真實存在、究竟流向何處?隨着證監部門火速立案調查,揭開蓋子的時間不會太久。9月29日輔仁葯業發佈公告稱,2019年7月26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截止本公告日,中國證監會的調查尚在進行中。

截止2018年報告期末,輔仁葯業扣除受限資金后的貨幣資金超過13億元,但是其短期債超過29億元,這或說明,公司短期償債壓力巨大。

進入2019年,輔仁系資金黑洞再難掩蓋,今年一筆6000萬元的分紅無法按時發放引發投資者關注;6月以來,輔仁葯業密集發佈了多達18份控股股東股份凍結公告,債權人或最少涉及7個省市;8月19日,輔仁葯業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孫公司的部分債務出現逾期,本息合計金額為7.76億。

2013年後,宋河酒業業績已出現大幅波動,當年公開報道顯示營收實現22.5億元,2014年收入即下降近10億元。近年來宋河酒業頻頻作為抵押物,為朱文臣及他控制的輔仁集團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融資。媒體統計顯示,最近5年來,朱文臣及輔仁集團等通過宋河酒業融資約16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自2019年5月以來,由於未能清償欠款,輔仁葯業已被強制執行5次,朱文臣本人被強制執行的次數更是高達9次。此外在2019年6月1日至7月20日期間,輔仁葯業發佈的股權質押、凍結公告,就多達14條。

2001年,輔仁兼并了河南焦作懷慶堂有限公司(后更名為河南輔仁懷慶堂製藥有限公司)。這次兼并不僅使輔仁擁有了凍乾粉針劑、水針劑兩個西藥藥劑,更使輔仁擁有了西藥生產資質。同年,中國白酒業開始大面積復蘇,而作為河南老牌酒企--宋河酒業卻跌至谷底,年銷售收入從輝煌時期的6億元降至不足1.5億元。彼時,朱文臣在河南鹿邑縣設立輔仁集團已是第四個年頭,第二年9月,36歲的朱文臣成為宋河酒業的新主人。他通過承接債務、注入資金和收購股權等方式,掌握宋河酒業85%的股權。

今日关键词:波音客机存在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