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贫困扶贫-村民种出的药材不愁卖

余文乐童年全裸照

有一技之長,外出打工成了脫貧的「鐵杆莊稼」。村民白曉鵬過去在縣城周邊做小工,收入不高,工作不穩定,全家生活拮据。縣裡組織免費培訓后,他拿到了初級電焊工職業資格證書,去拉薩開了電焊鋪,一年收入10多萬元,「家裡土坯房翻修成小二樓,日子越過越好。」5年來,全村500多人通過技能培訓外出務工,實現了更穩定、更高收入的就業。

貧困戶趙改霞在外打過工,見過世面,她最先動了心。「反正肥料免費用,先試一年。」科技特派員手把手教,從露天到覆膜,化肥改專用肥,治蟲用上生物技術,一年下來嘗到了甜頭:「同樣種當歸,別人收1000斤,俺收2000斤,別人家長3厘米,俺的能大一倍,商販搶着要,一畝純賺6000塊。」

康樂縣副縣長楊天雄坦言,全縣剩下的2.3萬貧困人口中,小學及以下文化程度的佔56%。景古村情況也類似,村裡留守的老人和婦女,大多數沒念過什麼書,接受新鮮的事不容易。

科技讓景古村長出新產業。王連海又在思索,如何讓產業發展更穩,讓貧困戶增收門路更多。

新修的村路伸向道道山樑,坡地里的玉米已經一人多高,壯實的葉稈預示着又一個豐年。

「政策好着呢,好着呢!」一年兩件喜事,景古村61歲的貧困戶侯青調連連誇讚。

「這幾年村裡變化很大,但和外面比差距還不小。」王連海說起村裡的發展很冷靜,中藥材產業才剛起步,合作社規模也不大,發展電商缺人才,要補的短板還有很多,「但越來越多的人學到了本事,挺直了腰板,相信好日子肯定不遠啦!」

旱地長出豐收糧,村裡人更盼「新錢袋」。

「寒坡地種玉米,過去真不敢想。」原村支書王占俊黝黑的臉上寫滿滄桑,回憶往事直嘆氣:村裡人均一畝一分地,又是二陰山區,乾旱、貧瘠、冷涼,玉米灌不上漿,只能種一季春小麥,畝產打不下300斤。趕上年景不好,連一家人口糧都供不上。「就這條件,不窮咋辦?」

景古村要脫貧,頭道難題還是技術。

貧困戶開香蘭,家裡10畝地一直種着玉米、油菜,「糧也種下了,油也種下了,吃喝都不愁,種藥材圖個啥?」

科技扶貧打出組合拳,有了種地、務工、入股分紅等增收門路,景古村貧困戶不再單靠土裡刨食,變身「三薪」農民。村裡的脫貧賬也越來越清晰:剩下的52戶貧困戶,產業脫貧28戶,就業脫貧20戶,還有4戶政策兜底,今年實現全部脫貧。

如何讓貧困戶掌握新技術,又是一道難題。

「土專家」侯煜熊講起技術如數家珍:從整地、施肥到篩苗、覆膜,都有規範,深松透氣,蓄水保墒;密植稀定,幼苗要在0.3厘米—0.5厘米。只要管理好,畝產能到800公斤,效益能到4000元。

從山疙梁搬到鎮街,全家告別土坯房,出門一腳平。用上新技術,地里種的當歸獻了寶,四畝地弄回兩萬塊錢票子。「窮日子熬出頭啦!」

貧困戶晏天明堅持老經驗,幹部幾次上門動員都被他駁回去:「我只認二胺,況且你一畝地膜多花60塊錢,苗子還少下10斤,不賠錢才怪!」

新技術如何落地?讓貧困戶變「明白人」,黃土坡長出「綠色銀行」

打出品牌提效益。村民線維昱牽頭成立中藥材種植合作社,辦起網店,註冊了商標,「我們收購的藥材絕對不能打葯,綠色產品才能賣上好價。」合作社帶動產業升級,綠色種植技術也逐步推廣開來。

地要換個種法!「蓋一層薄膜,玉米能種成了,就這麼神。」貧困戶郭順青當年試種,畝產上了1000斤。村民們看着沉甸甸的收穫,第二年躍躍欲試,翻耕、起壟、鋪地膜,紛紛跟進。

「科技推廣是個慢工,要把工作做實,機制建完善。」駐村工作隊隊長虎安俊認為。工作隊、村幹部、大學生村官、科技特派員,幾支力量扎進田間,因戶施策,能幫的幫、能帶的帶,把政策講透,把技術講明白。

幾年下來,景古村培育科技示範戶106戶247人,許多貧困戶成了技術「明白人」。15項實用技術推廣到田間,村裡發展中藥材1070畝,其中膜側當歸300多畝,黃土坡長出了一座座「綠色銀行」。

資源瓶頸怎麼破?技術革命改變靠天吃飯,旱坡地變穩產田

政策一暖鳳回巢。能人趙文輝回村建起扶貧車間,一個車間「一石三鳥」:原料變成切片,附加值提高兩倍;穩住市場,村民種出的藥材不愁賣;還能吸納46名貧困戶就近打工。

一場技術革命突破資源瓶頸。旱作農業技術「玉米全膜雙壟溝播」在景古村推開。駐村科技特派員丁海文介紹,起兩行壟、蒙上地膜,壟溝種玉米,保住地溫,搶出下種時間,還能保墒,改變了靠天吃飯局面。

缺勞力的家庭也沒有落下,光伏扶貧讓貧困戶有了入股分紅。「不澆水、不施肥,陽光就能鑽進錢袋,怎能不高興?」貧困戶張小平剛領到2000元分紅款,對扶貧政策連連叫好。

景古村444戶1986人,是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康樂縣一個普通村莊。連綿的黃土山,苦瘠的黃土地,村裡人「開荒開到山尖尖,種地種到天邊邊」。因為缺技術、缺產業,一直難以擺脫貧窮。2013年底貧困發生率高達31%。

專家把脈,康樂縣氣候冷涼,最適宜種植中藥材。縣裡農技、科技部門聯合攻關,一次次試驗,攻克難題,摸索出「當歸膜側栽培技術」,讓畝產翻了番。

33歲的陳淑換在扶貧車間上班,她很滿意這份營生:「鄉親們一起幹活開心,累了唱首『花兒』,誰家有事能互相照應,家門口乾活,不耽誤照看孩子、老人。」如今,她成了一名熟練工,分揀、機洗工作全拿得下,一個月收入2000多元,這個貧困家庭緩過勁兒來。

村裡人的心活了。貧困戶韓林50歲,他和老伴幹不了重活,又舍不下自家的地,只能讓兒子留在家。如今農機下梯田,省力又省心, 「一畝三分地」不再是羈絆,兒子放心外出務工,老韓在家種起了當歸,「兒子在外一個月掙5000多塊,可比在家強多了!」

王連海認準中藥材這個脫貧產業:「城裡人越來越看重健康,咱這兒沒污染,種出的道地藥材肯定不愁賣。」

農技推廣一張網全覆蓋,讓新技術「看得見、摸得着」。拿到科技明白紙,52歲的貧困戶黃桂英豎起大拇指:「這個技術挂圖好,咱不識字也能懂,照着圖干就行。遇到蟲害,就揪片葉子問技術員,立馬門兒清。」

越是深度貧困地區,發展能力越弱。旱坡地里能長啥?這些年,村裡人試過中藥材、試種過果樹,可一直是小打小鬧,沒成氣候。王連海深知:「科技人才缺乏,沒有技術這個金剛鑽,產量上不去,產業起不來。」

貧困戶張惠成怕擔風險,提起種當歸連連搖頭:「沒種過,不敢種。」

錢袋子怎樣鼓?造就更多增收飯碗,村民變「三薪」農民

村裡組建合作社,帶着貧困戶一起干。大學生村官張小林,牽頭成立縣裡第一家農民科技合作社,馴化培育羊肚菌。山溝里的大棚一字排開,蓋着一層黑色的遮陽網,棚內一朵朵羊肚菌已破土而出,「看着簡單,其中有很多門道。」張小林說,幾年摸索,小山村建起實驗室,菌種三級擴繁全能做,「一斤羊肚菌少則五六百元,高的能賣上千元。」33名貧困戶在基地跟着學,幹得帶勁,今年9戶人試種起了羊肚菌。

攻堅「三區三州」深度貧困,科技政策精準落到景古村:技能培訓、技術入戶、產業分紅……村裡人的喜事接連不斷。「5年脫貧106戶469人,今年實現整村摘帽。」景古村黨支部書記王連海信心十足。

趙改霞成了科技示範戶,一家人靠10畝藥材脫了貧,講起技術頭頭是道:種好當歸,地塊要選對;倒茬得3年,種前先整地,一定深松到25厘米以上……不管誰家有問題,打個電話她就到。

莊戶人家戶看戶,相互學、比着干。張惠成也動心了,前年春天,拿出5畝地來種當歸。「收入不孬,技術也不難么,今年又一氣種下10畝。」老張樂呵呵地說,「咱也成『明白人』了。」

借扶貧政策東風,打好產業基礎。景古村實施土地整理,2200畝耕地小塊並大塊,修通機耕路,低產田變成「保水、保土、保肥」的穩產田。

讓留守婦女在家有錢賺。貧困戶張秀英通過掐絲琺琅培訓,成了手藝人。在她家桌上,擺滿了惟妙惟肖的各種工藝品,「這是個細心活兒,巴掌大的一塊畫要耗一天時間,計件給工錢。」以前光靠種田,日子緊巴巴,現在有了手藝,日子寬鬆了。

2014年春播前,村裡第一次推廣「當歸膜側栽培技術」,辦講座、給補貼,結果還是碰了壁,來參加的人還不到一半。

今日关键词:焦俊艳方辟谣恋情